激素依赖性皮炎治疗思路中医科学研究

激素依赖性皮炎治疗思路中医科学研究无评论

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现如今是常发皮肤病,在临床上主要表现为局部皮肤红肿,自觉紧绷感、烧灼感,渗出,伴皮肤粗糙脱屑、瘙痒,遇热加重,毛细血管扩张,色素斑、潮红、丘疹,甚至皮肤萎缩。目前西医尚无理想治疗方法,主要采用逐渐递减激素的用量,再配合抗菌消炎和抗过敏治疗,直到全部撤除激素药物。因治疗时间较长,多数患者难以坚持;且停用激素后,常出现面部皮肤红、肿、灼热、痒痛感,毛细血管扩张等“反跳现象”。笔者一直关注中医药对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的治疗,结合近几年临床研究,认为治疗本病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1 根据患者病情停止外用激素

目前治疗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停用激素的方法有2 种:一种是立即停用激素,另一种则主张逐步撤减激素。应该根据患者性别、年龄、皮肤、病程、激素类型、面部皮损表现灵活掌握。病情轻能耐受的患者建议立即停用,而病程久、病情重的患者如不能忍受“反跳现象”,则建议逐步减量,最终撤掉激素。

2 中医治疗注重分阶段论治

2.1 初期以清热解毒、祛风止痒为先

中医认为,激素类药物属于辛燥甘温之品,助阳生热[1]。患者面部长期外用激素,日积月累,必然热邪侵袭肌肤腠理,减弱卫外功能,导致外邪容易侵袭。《素问·太阴阳明论》云:“伤于风者,上先受之”,又“无风不作痒。”风为百病之长,风为阳邪,其性清扬,风热相搏于面,蕴于肌肤,卫表不和,患者表现为面部灼热潮红,紧绷,痒痛明显,常伴心烦,口渴,舌尖红,脉浮数。肺主皮毛,故多从肺论治,常用药有黄芩、桑白皮、枇杷叶、徐长卿、白鲜皮、地肤子、白芷、苦参、蝉蜕、白蒺藜、炙甘草。

2.2 发展期以清热解毒、凉血除湿为要

头居人体最高部位,手足三阳经及督脉均会于此,故有“头为诸阳之会”之说。长期外用激素,药毒之邪日久滞留于面部,风邪与毒邪相合为患,郁而化热,“头为诸阳之会”,则更易感受热邪,浸淫血脉,溢于肌表,热毒熏蒸肌肤,可见红斑、丘疹、脓疱,此起彼伏,反复发作;肌肤因毒未能清解消透,风热毒邪内归脾肺,导致水液代谢受阻,湿邪内生,严重者可见面部皮肤红肿灼痛、皮肤糜烂渗出;常伴有口干黏腻,纳谷不香,苔腻,脉滑数。常用药有黄连、苦参、白鲜皮、土茯苓、白花蛇舌草、薏苡仁、茯苓、猪苓、滑石、泽泻、炙甘草。

2.3 末期以清热养阴、消痰祛瘀为旨

病程日久,热毒伤阴,炼液为痰,且热毒蕴结腠理脉络,气血郁滞不通,可见局部皮肤黯红、色素沉着;血热生风化燥,腠理失养,可见皮肤干燥变薄、脱屑;热伤血络,迫血外溢,局部毛细血管扩张,常伴心烦口渴,舌红少津,脉细数。故本病末期时,可提前应用滋养肝肾药,以“留得一分阴液,便多一分生机”。常用药有丹参、苦参、白鲜皮、生地黄、麦冬、地骨皮、赤芍、牡丹皮、青蒿、桃仁、红花、陈皮、炙甘草。

3 结合现代药理研究成果

在各个阶段进行中医治疗时,还应在选药时结合现代药理研究成果。如黄芩所含黄芩苷可阻止肥大细胞释放组织胺,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具有抗过敏作用[1];生地黄对肾上腺皮质网状带的萎缩有保护作用,能减少激素的不良反应[2];青蒿能抑制体液免疫,对面部红斑和光敏感的消退有效[3];麦冬能抑制体液免疫[4];苦参具有抑制变态反应过敏介质释放的作用[5];甘草则具有明确的肾上腺皮质激素样作用,却没有激素的不良反应[6];丹参和赤芍有改善微循环、增加血管通透性的作用[7]等。总之,现代药理研究表明,中药具有抗炎、解热、抗变态反应、免疫调节、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改善微循环、促进组织细胞恢复等多层次、多途径、广泛、复杂的药理活性,在有效消除炎症的同时,能促进皮肤屏障的恢复,有利于异常乳头层下毛细血管网趋于正常分布,改善毛细血管扩张症状。

4 典型病例

患者,女,30 岁,2011 年5 月7 日初诊。患者半年来一直对面部自抹药膏(具体不详)祛斑,效果不明显,3 个月前面部皮肤颜色开始变红,伴有毛细血管轻微扩张,且逐渐出现红斑丘疹。5天前,患者自行停用药膏,翌日晨起,面部皮肤出现红肿,瘙痒明显,口服扑尔敏等无效。刻下:患者口苦黏腻,不欲饮食,因痒而不能入睡,舌红,苔黄腻,脉弦滑。辨证为湿热毒蕴。治以清热解毒、凉血除湿。使用中医赵桂荣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药妆,禁用化妆品。

2011 年5 月17 日二诊:患者面部肿胀较前消退,丘疹面积减少,但面部皮肤仍潮红,毛细血管扩张,红斑明显,瘙痒减轻,舌红,苔黄,脉弦滑。继续7 个疗程完全康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