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中医辨治

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中医辨治无评论

面部激素依赖性皮炎是近年来出现的皮肤病顽疾,是长期外用固醇激素制剂所出现的副作用,体现于面部。现在患者得了皮肤过敏、或者偶尔一次的皮肤病都喜欢自诊自断,体现在一般出现这些情况下都会去药房买点药膏自行解决,可是滥用这些糖皮质激素制剂,随之而来出现了一系列的副反应。主要症状会有、丘疹、脓疱、局部瘙痒、灼热伴毛细血管扩张、皮肤色素沉着、皮肤萎缩等为主要特征。临床治疗的三种情况,请看以下描述:

血热内盛型

主要表现为患处红斑、丘疹、肿胀,少有脓疱,自觉瘙痒,疼痛轻微,局部灼热明显,常伴心烦口渴,舌红脉数。本病证属禀赋不足,外受药毒,血热内盛,外发于肌肤。治宜凉血清热解毒为法。

方用凉血解毒汤,药以生地30克、丹皮10克、赤芍30克、、玄参15克、大青叶15克、栀子10克、生石膏30克、生甘草5克。

加减:病发于面,加凌霄花30克、桑白皮15克、枇杷叶15克;脓疱较多加黄芩10克、黄柏10克、白花蛇舌草30克;大便秘结加生大黄10克。

方中生地甘苦寒,清热凉血为君药,配以丹皮、赤芍、玄参、大青叶共奏凉血活血之功,生石膏辛甘大寒,大清气分之热,与栀子同用,加强清热泻火之功,甘草调和诸药。诸药配合使用,使外受之药毒得以分消。

湿热蕴结型

主要表现为患处红斑、丘疹、脓疱,此起彼伏,反复发作,局部皮肤油腻,自觉瘙痒,疼痛伴口干黏腻,纳谷不香、苔腻脉滑数。证属外受药毒,内蕴肌肤,日久生热,湿与热并,泛发于外。治宜清热利湿解毒为法。

方用除湿解毒汤,药以土茯苓30克、白花蛇舌草30克、豨莶草10克、黄柏10克、金银花30克、连翘10克、茯苓皮10克、生薏苡仁30克、滑石10克、车前草15克。

加减:病发于面加凌霄花10克、桑白皮15克;胃纳不佳加藿香10克、厚朴10克、陈皮5克、砂仁5克。

方解:方中土茯苓、白花蛇舌草清热利湿解毒为主药,配以黄柏、豨莶草加强除湿解毒止痒之功,茯苓、生薏苡仁健脾利湿,滑石、车前草清热利湿,金银花、连翘清热解毒。

阴虚内热型

主要表现为患处红斑、时隐时现、皮肤潮热以午后为甚,局部皮肤干燥,鳞屑细小,表皮薄,毛细血管扩张或色素沉着伴心烦口渴,舌红少津脉细。证属外受药毒,内蕴肌肤,日久伤阴,虚火内生。治宜养阴清热退红为法。

方用养阴清热汤,药以青蒿30克、鳖甲15克、知母10克、地骨皮15克、生地10克、丹皮10克、炙甘草5克。

加减:心烦失眠加酸枣仁;腰膝酸软加女贞子、旱莲草;色素沉着加丹参、桃仁、红花;自汗盗汗加太子参、五味子、煅牡蛎;皮肤萎缩者加当归、川芎。

青蒿、鳖甲滋阴清热为主药,配以知母、地骨皮共奏滋阴退虚之功效,生地、粉丹皮凉血解毒、清退余热,甘草调和诸药。

激素依赖性皮炎是皮肤长期使用皮质激素制剂而出现的一种以对皮质激素产生依赖性,以皮炎为特征的反复发作的皮肤病。本病在中医学中曾有记载,散见于中药毒、面游风毒、粉花疮、风毒、黎黑斑等中论述。如隋代《诸病源候论·风毒肿候》记载:“风毒肿者,先赤痛飚热,肿上生瘭浆,如火灼是也”。明代《外科准绳·面疮》记载:“此积热在内,或多食辛辣厚味,或服金石刚剂太过,以致热壅上焦,气血沸腾而作,属阳明经。初觉微痒,如虫蚁行,搔损则成疮,痛楚难禁。”本病初起以热毒、湿毒为患,邪实为主;后期以阴虚为主,故本病的治疗大法为凉血解毒、除湿解毒、养阴清热。临证根据每个患者的具体情况,综合四诊,准确辨证,合理用药,大多有良效。这才是治疗激素依赖性皮炎绝佳方案,也是中医皮肤科专家赵桂荣多年一直提倡的疗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