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报道《激素的危害》-激素依赖

央视报道《激素的危害》-激素依赖无评论

  《慎用激素》——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播出的节目。很可怕,应该仔细读一下。

  今天来认识一个男孩,15岁时他是个非常活泼机灵的孩子,爱好打篮球、弹琵琶;20岁时,他的身体开始发胖、神情呆滞,体重达到了两百斤。

  男孩名叫小峰,仅仅五年,小峰判若两人。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一场人生剧变,竟然是从一次治脚癣开始的。

  现在的小峰,身患脂肪肝、胆结石、柯兴氏综合征、免疫力严重低下,骨质疏松到哪怕简单活动一下也会骨折。这个本来健健康康的孩子,怎么会落下一身的怪病呢?

  一周前,小峰在走路时又骨折了,脚上打起了厚厚的石膏,20几阶的楼梯,小峰只能够坐下来,一级一级地往下挪。这一天,是小峰去医院做核磁共振检查的日子。为了能把小峰推到医院,妈妈不得不专门找来了好几个朋友帮忙。过去的5年里,像这样一次次去医院看病,已经成为小峰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

  在繁华的上海大街上,小峰显得很特殊。这个20岁的少年到底碰到了什么事,让他变成现在的样子,这还要从5年前说起。

  2000年,当时15岁的小峰得了脚癣。为了治疗脚癣,妈妈陪着小峰走进了上海一家知名的医院。

  小峰妈妈说:“当时是小毛病,有一点儿皮肤过敏,还有一个就是脚癣。

  8月1日,专家诊断小峰的病是痒疹和足癣,注射了1ml激素药——得宝松。脚癣是很常见的病,刚开始一家人并没有把这次治疗太放在心上。但很快,他们却发现小峰的脚癣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

  7天后,小峰再次来到医院,脚上不断长大的水疱让医生也感到吃惊,提出要小峰住院治疗。一个脚癣怎么会发展到要住院呢?虽然有点不理解,但看到小峰很难受,当天晚上,小峰的父母还是送儿子住进了医院。住院后,治疗的效果不是很明显,小峰的脚上还在发出新的水泡。

  发现病情控制不住,医生给小峰用上了第二种激素药——强的松。随后,又改用药效更强的第三种激素药——甲强龙。在激素药物的作用下,小峰身上的皮疹开始消退,脚底的水疱也明显好转。一家人终于松下一口气。主治医生看到病情缓解,也决定停用甲强龙。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激素药减量后,小峰的病情急转直下。

  小峰妈妈说:“原来没过敏的地方都过敏了,起先是脚上,后来身上也过敏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小峰的病情突然间更严重了呢?在住院病历上,查房的主任医生写下了这样的意见:本次新皮疹发出与激素减量过快有关。于是,激素用量再次被加大,增加到每天口服8片强的松。

  三天后,医院通知小峰出院。小峰带着100片强的松和其它一些药品离开了医院。

  可是,这一次出院,小峰面临的景况却并不是康复。每天8片的激素药——强的松没能阻挡住他全身不断发出的疱疹。

  小峰爸爸:“先是水泡,水泡变血泡,血泡变脓泡。”

  出院仅仅五天,由于痒痛难忍,小峰不得不再次回到这家医院挂了专家门诊。这一次,专家给他开的是7支地塞米松注射剂,仍然是一种激素药,每天注射一支。但是时间一天天过去,小峰的病越发严重。

  9月9日,小峰妈妈再次带着儿子来到医院。看到小峰前面用的是1元钱左右一支国产的激素药——地塞米松,这位专家建议小峰妈妈,给小峰换用一种最新的进口针剂,每天打两针。爱子心切的小峰妈妈并没有注意到,这次药方上开具的注射剂,正是小峰第一次治疗时用过的激素药——得宝松。作为进口临床新药,得宝松当时的价格高达每支56元。

  价格不菲的进口激素药却没能控制住小峰的病情,就在用药的第二天,小峰便高烧不退,整个人几乎不行了。

  小峰爸爸:“大概是10号,他就跟我说了,老爸我要走了。”

  浑身长满血泡、脓泡的小峰,在父亲面前,第一次提到了死亡。15岁的孩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让小峰的父母痛心不已。他们怎么也想不通,简单治治脚癣,怎么就会把孩子送到了鬼门关。无奈之下,他们把小峰送到上海治疗皮肤病最好的华山医院。

  收治小峰的医生们十分惊讶,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抵抗力这么差的病人,高烧中的小峰虚弱到了极点。

  华山医院皮肤科主任医生方栩说:“高热,嘴巴里、身上都是很多水泡,血泡很多,神志迷迷糊糊。”

  小峰的病很快被确诊为病毒疹,这让所有治疗小组的医生紧张起来。因为就在几天前,刚刚有一个12岁的男孩因为病毒疹死去,而那个男孩的病情却只有小峰的三分之一严重。也就是说,小峰的生存希望微乎其微。得知小峰之前连续用了多种激素药物,华山医院的医生首先做出一个决定,就是不能再用一点激素。

  方栩:“可能和激素有关系,因为他用了以后免疫功能低下,那么就很容易感染,更何况这个小孩本身是过敏体质。”

  唯一的办法,就是尝试用人体丙种球蛋白冲击疗法,希望千万人中有一种血液能适合他,帮他产生免疫力。

  可是,412元一瓶的人体丙种球蛋白每天用上了4瓶,没有效果,每天8瓶,还是没有效果。最后,华山医院果断地每天用上了11瓶!

  11瓶用到了第三天,小峰终于开始退烧。满身血泡的他从死亡线上被救了下来。

  虽然事情过去了五年,可小峰的母亲现在回忆起那段日子,仍然感到后怕。当时医生曾叮嘱过她,小峰身上的血泡千万不能碰破,如果万一感染了,孩子就没救了。所以,每次给小峰换床单,父母都小心翼翼托着他,就怕碰破一个血泡要了孩子的命。就这样,幸运的小峰捡回了一条命。但他并没有因此而逃脱不幸的命运。

  五年前的那次抢救,花去了小峰家5万元,总算保住了他的性命。但从此以后,小峰再也无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了,各种奇奇怪怪的疾病,就像着了魔似的,接二连三的找上门来。不仅如此,15岁的小峰身上还开始出现了一些意外的变化。

  小峰说:“人特别容易疲劳,我有时候对自己一点点信心都没有了。”

  小峰曾经活泼好动,喜欢打球,15岁时就长到了1米74。然而,这5年来小峰停止长高,20岁的他身高还是和15岁时一样,体重却增加到了200斤左右。小峰变得不爱说话,神情呆滞,一天到晚只想睡觉。

  小峰:“班主任经常对我妈说,某某课的老师说我上课睡着了,叫都叫不醒。”

  脂肪肝、胆结石、骨质疏松,小峰不断检查出各种疾病。更让父母着急的是,小峰至今没有变声,表现出性发育受到抑制。2002年,华山医院门诊病史上写下了:“未发现喉结发育,曾大量使用糖皮质激素。”

  “激素”诊断书上的这两个字提醒了小峰妈妈,会不会是因为使用激素产生的后遗症?她开始查阅相关资料,很快发现小峰的脚癣和足底脓泡正是真菌感染,而在皮肤病治疗的专业书中,真菌感染被赫然列为糖皮质激素的“禁忌症”。也就是说,脚癣是不能够用激素药物来治疗的!

  采访中,我们的记者也把小峰的情况,告诉过几位药学专家。他们都感到难以置信,因为对医生来说,真菌感染不能用激素,应该是最基本的常识。可我们看到,在短短37天里,医生却给小峰开出了四种激素药物,分别是:得宝松、强的松、甲强龙和地塞米松。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激素究竟是一类什么样的药品呢?

  激素,在临床上如果不特别注明,指的就是糖皮质激素。糖皮质激素,是一大类药,被广泛用来抗炎、抗毒、抗过敏,对很多种疾病都有着不可替代的疗效。如红斑狼疮、哮喘、慢性肾炎、严重创伤、皮肌炎等等,激素的出现,可以说是救了很多人的命。但激素药就像一把双刃剑,另一方面,它对全身的各个器官和组织也会产生不良反应,像柯兴氏综合症,就是典型的激素药副作用,患者会表现为脸盘很大、身体很胖、手相对细、脖子后面一个水牛背。

  以小峰注射过的激素药——得宝松为例,它可能在肌肉骨骼、神经系统、内分泌系统等8大方面产生不良反应。小峰妈妈发现,小峰显现出的骨质疏松、生长受到抑制、柯兴氏综合症、抑郁、免疫力低下等症状,全都在这些不良反应之列。

  小峰妈妈:“不是一个医生,大医生小医生都不懂,每个人都在用。”

  小峰妈妈认为,正是一次次用了不该用的激素,小峰几乎丧命,而且后来种种怪病缠身。

  医生一个违背常识的诊断,几乎夺去了小峰的生命。目前小峰的案子已经起诉,法院正在审理当中,究竟是谁的责任,相信法律会作出公正的裁决。但我们的记者从上海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了解到,像小峰这样的悲剧,并不是个案,一些医生一味追求见效快、疗程短,导致滥用激素药的情况非常普遍。

  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杜文民:“激素滥用的现象,其实是用药方面最常见的一种药物滥用,尤其是在基层医院和一些低级别的医疗机构。”

  杜文民告诉我们,激素药的滥用和抗菌素滥用一样需要引起人们的关注。

  杜文民:“现在有一种现象叫做三素连用,一般的头疼感冒就用激素、抗生素和维生素,其实这是比较严重的激素和抗生素的滥用。”

  这样的滥用有着难以承受的后果。据统计,如长期使用激素,高达60%的人会有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

  杜文民:“从最近我们所收集到的关于激素类的不良反应的现象来说,比较多的是在碰到一些严重感染或难以处理的疾病的时候,由于大剂量长期地使用激素,结果就导致了股骨头的坏死。如果这部分股骨头坏死以后,人就会致残,不能够行走。”

  杜文民告诉我们,其实我们平时用的很多常用药都含有激素,比如说:皮炎平、皮康霜、氟轻松(肤轻松)、皮康王、优卓尔等。含激素的滴眼液有:可的松,强的松,百力特,点必舒,艾氟龙。这些常用药,价格便宜,用起来方便,但大家哪里知道,在使用激素药物治病的同时,它还带来了种种危险。

  医学专家告诉我们,目前在临床上,大约有一百五六十种原发性疾病,使用激素治疗,它对不少急难顽症,像慢性肾炎、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肩周炎、坐骨神经痛等,的确有明显疗效。但是,现在滥用激素类药品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我们的记者特地到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进行了一次调查。

  在北大医院皮肤科,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记者就看到了很多位有激素不良反应的病人。

  一个只有十五岁小孩,来自内蒙,一年前他为了治疗天疱疮,服用激素药强的松,结果患上了严重的柯兴氏综合症。不仅身体迅速变得很胖,脸变得很圆,而且毛发增多、浑身上下都出现了萎缩纹。

  一位老人也在使用激素药治疗后,发现骨头疼痛,经检查是骨质疏松,现在行走困难,只能坐在轮椅上。

  有位病人整个脸部呈现出暗红色,据医生介绍,他患的是一种最典型的激素性皮炎。而病人这样告诉我们。因为长期使用激素,他的脸部发红发肿,甚至流过脓。皮肤科主任朱学骏教授告诉我们,即使经过治疗,病人的脸色也将一辈子不能恢复。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主任朱学骏:“血管扩张了很难回去,老这么红。”

  朱教授告诉记者,北大医院皮肤科每天都有不少因为激素滥用病情加重的病人。

  朱学骏:“常见的是脸上毛细血管扩张,口周皮炎,皮肤萎缩,皮肤变薄,局部多毛,有的可以感染。”

  还有相当一部分病人没有意识到,即使是外用激素药,不正确使用也会有严重后果。

  作为国家药典委员会的委员,朱学骏教授认为,今天的激素滥用已经是个非常大的问题。从医疗监管部门,记者还得到了这样一组因为滥用激素而导致恶梦的病例。为了保护这些病人我们使用了化名。

  王柯,1998年因患口腔溃疡,使用地塞米松、强的松,后感觉髋关节疼痛,于2003年确诊股骨头坏死。

  黄兴,治疗近视眼时,由于左眼炎症,滴用泼尼松龙滴眼液,一周之后视力下降,确诊为角膜溶解。

  陈梅,由于患肺癌,注射地塞米松,结果又患上糖尿病。

  方越,2001年患病毒性感冒,使用地塞米松2个月,到2002年遭遇股骨头坏死。

  10岁小女孩丽丽为治皮肤病,2002年涂用地塞米松软膏,全身上下竟然长满了“霉”,下身溃烂,甚至连眼睛里都有“霉”菌存在,生命垂危。

  朱学骏:“现在全国没明确规定慎用抗生素的问题,大家意识不到,所以就老去用,而且激素药价格又便宜,随便哪儿就能买到,一元多钱一支,而等到抹了这个问题就来不及了。”

  但是更严重的问题是,很多激素药都在大张旗鼓地做广告,却几乎没有提到含有激素,一些激素药膏的名字也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

  朱教授:“皮炎平就给人家一个误解,好像什么皮炎都可以平,这是不对的,所以这个应该用学名,实际上它里面主要含有是0.05%的地塞米松药膏,这是个皮质激素。”

  朱学骏教授告诉记者,其实不只是病人容易误用激素,和其它国家相比,我国对于医生使用激素药也缺乏统一的分类指导原则。

  朱教授:“每个国家都把激素从弱到强分类,然后就规定弱的用于哪些部位,强的用于哪些部位,特别是强的,只能用于个别部位,我们国家对于这个概念不是很清楚,所以弱的强的都一起用,皮炎平、皮康王,这种名字又起得不太好,导致一些误导,所以病人长期使用,就出了好多问题。”

  今天我们从国家药监局了解到,国家将从明年年初开始,对激素药全面加强管理。今后到药店购买激素药物,也要像购买抗生素一样,必须出示医生开具的处方。但是对小峰来说,滥用激素带来的恶果已经无法摆脱,2004年他的一条腿又被发现长出了骨瘤。

  现在小峰需要每三个月做一次核磁共振检查,每次检查都会花掉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1600多块钱的积蓄,而由于小峰身体十分虚弱,每次核磁共振都会让他又病一场。但对于小峰的父母来说,这都不是最令人揪心的,他们最害怕的事情是不知道哪一次检查的结果会让这个家庭更加陷入绝望。

  20岁的小峰还从来没有离开过上海。过去,小峰曾经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弹琵琶,而今天病痛让他已经完全顾不上这样的爱好了。

  当记者问小峰现在最想干的是什么事情时,他回答:“希望自己平平安安的,身体尽快康复,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曾经在一本古代医书里看到过一句话叫,用药如用兵,意思是说,药物的副作用有时候会像兵器一样凶险。从小峰的病例中,我们看到滥用激素的后果,有时候甚至比疾病本身更加严重。面对这样的后果,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我们都需要尽快走出盲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